Dave Raggett:NodeJS and C++ implementations for the Web of

  “2016国际开放物联技术与标准峰会暨W3C万维物联网兴趣组会议”7月11日-14日在北京唯实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举办。飞象网作为直播媒体将对会议做全程报道。直播内容:

  Dave Raggett:大家好,又见面了!我是在周六的时候,准备了这个PPT。它里面是有一些介绍部分,我上午已经讲过了,我就直接跳过这些部分,跳到我要讲的。我应该是从这边开始,主要可以回答朱红儒的这个问题,就是说WOT和IOT之间的区别。我们可以回到网络的架构,网络的核心架构一共有3部分,有地址,还有HTML的形式,还有协议,协议主要是用来传输,怎么样把这三者用到IOT,可以有网络地址,会讲到物体的描述、物体的名称,这就相当于是URI(音),大家可以用URI来取得物体的描述,我们有了形式,比如说AML这样子的语言形式,之后会有协议帮助你获取这些信息,这就主要构成了我们的WOT。

  我们主要讲的不是说直接获得物体,而是说怎么样获得脚本。它就是一个资源模式,在最下面它是有一个资源描述框架,我们在WOT上面,就有我刚才讲的三个部分,现在它已经在很多层次上面都有了一个运用,但是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或者有不同的RDF的书写方式。这张图更加深入解释一下,比如说这里有不同的脚本,WOT当然可以是用很多种语言,而不仅仅是用(英文)来书写,比如说在这里是一个服务器,然后有一个脚本,这个脚本就可以直接跟感应器来进行交流,它们会有一个服务器的脚本,这个脚本就会提供物体描述,而后跟传感器进行互动,比如说告知它的描述或者接下来它的一个事件,而且平台接下来可以用这些脚本来创造对象,之后就是服务器的脚本。它就可以与这些对象来进行远征的进行互动,在这里,比如说它有一个服务器脚本,它想跟对象互动,一开始就会表明物体的名字,而且可以询问它所在的平台,创造一个网络对象,从而进一步进行交流,这意味着这个客户脚本,也就是脚本的开发者,不需要具体的知道交互的协议,或者说交互的模式,而且这些都非常的灵活,不一定是要在云端的设备才能够实行,它可以是peer to peer的方式来进行传输。peer to peer在我们这边,它也是有一个专门的工作组,还有网关,有不同的设备都可以连接到一个网关里面去,这些都是不同的方式。我们可以通过网页进行操作,比如说我有一个(英文)库,就可以创造不同的软件对象。

  这个图主要讲述的是平台开发者和应用开发者之间的不同,平台开发者主要是关注的实在的协议,还有传输的协议,或者网络互动的协议,可以是IP的,或者非IP的,像蓝牙这样的设备就是非IP,应用开发者主要想的就是事件、物体,而且还有相关的原数据如何去描述。我们还有一个物体层面,两者之间相当于是过渡层,平台开发者觉得这是抽象信息,它就是要选择相应的传输,或者说网络层的协议。它的传输方式可以是peer to peer,也可以是推送,或者是拉出。信息应该是可以有缓存的等等,所以这些都是涉及到具体运用的语境。通过物体层,将平台开发者和应用开发者进行分离,我们希望能够让WOT,可以在不同的层级都可以运用,比如说从微型控制器到云端都可以用,这是我今天早上讲过的。

  还有涉及到网关,网关的想法,它可以支持不同的协议,这里就是一些说明,我对网关在(英文)也是做了一些工作,还有像HTTP、(英文)等等,它们是可以直接到智能设施上面的。还有TCP主要是通常所使用的一个传输协议,网关可以来支持我们的低端设备,也就是说是以低成本的方式。

  今天早上也讲到了发现的问题,比如说设备要发现网关,网关发现设备,还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如果你有一个设备,它并不支持相应的协议,我们的网关可以发现这个设备,并且从云端来获取它的物体描述。或者它是可以在局域网里面进行发布,或者是在广域网,也就是在云端来进行发布,我们也可以使用到基于云端的IOT平台,它也可以作为一种应用服务,不同的网关应该可以用于不同的语言,比如说三星,可以用到多种不同的语言,都是可以在他们的平台或者网关来适用的。比如说我们可以用到(英文)等等,或者其他的一些脚本语言,这些都应该是可以有网关来支持的。

  这里主要的想法就是关注用户体验,如果你点击到一些网站上面,在网站上面会告诉你,比如说智能家居服务,你如果想看,就可以继续点击链接,然后它就可能会也对话框提示你说,是不是你想要安装,如果你想安装,它可以帮你自动安装,植入到你的网关系统里去。我们可以把物体都连起来,在这边就是代理链的一个概念,物体可以作为代理在网关上面运营,接下来又会有一个物体作为代理运营在IOT的网关,接下来又有一个物体运营在云端服务器,把这些物体连接起来就形成了一个代理链,这个代理链的想法是在HTPP有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存在了,可能是在1994年的时候,就有代理链的这个概念。但是运用开发者是不需要来关注这些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是由平台开发者来关注。

  我们在物联网上看,对于网页开发者来说,API的模式来支持这些模式,取决于我们是什么协议,以及什么样的模式,或者是我们采用什么样的设备等等。我们已经谈了一些通信的模式,但是还有很多的IOT的技术,人们想要用这些技术,不管是IT为基础的,还是非IT为基础的一些技术。我们谈这些数据类型,我想说一下,哪些数据类型可以为我们所用。我们是否标准化了这些数据类型来使用不同的语言来标准化,来应用于不同的协议。我们必须要了解,并且讨论这些不同的类型,我们并没有完全明确的知识,我们必须要进一步的进行开发,然后提前进行讨论。这就是不同编程语言之间的对比,同样需要支持一些整合的应用。

  轻量的语义模式非常重要,这并不是非常的复杂,由网页的搜索引擎来配置,我们的网页平台上有非常丰富的资源,我们是否能够提供一些轻量的解决方案或者方式来处理我们的原数据。我们同样需要有不同数据的版本,比如说我们之前谈过的数据的版本,或者是用XML。

  我个人参与到一些不同主题的工作中,这些都非常有用,能够有助于我们扩展IOT,帮助人们了解IOT,以及让人们开始使用IOT的一些应用。

  第一个项目就是以(英文)GS为基础的项目,有不同强大的设备,比如说(英文)或者是C++用于低端的微控制器,同样有IT的网关,我们做这样的东西,必须要真正了解一些东西,我们可以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在尝试的过程中,我们自己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但是我认为对于低端的IT应用方面,我们还有很大的市场。

  我们想建立一个社区,我们可以在每一个设备上实现什么样的东西,其中那些功耗非常低,比如说有一些以太网,当然我们需要阿里自己本身的软件,需要一些最基本的应用的图谱,这就是其中的一个低子,就是距离传感器,使用(英文)进行通讯沟通。通过TCP的连接协议来传输数据,能够连续不断的传输数据。

  以太网盾牌,以及(英文),我发现有必要重新写一下我自己的资料库,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启发的领域。这是我们认为可以使用的一个方面,能够开展自动的网络的配置,能够应用到一些相应的网关。它与网页有什么样的关系?在网页上,我们用很多事件的模型,每个模型能够让一个事件与另外一个事件隔离开来,能够做与(英文)相同的事情。我不会详述所有的这些细节。

  我简单的说一下CoAP,这就是以数据为基础的一些分析。它有其他的特点,能够订阅或者以媒体流的形式实时更新数据,为了完全执行CoAP在控制器层面大规模的执行是有点困难。对于设备来说,我们可以用一些标准的设置和配置,我们有多波系统,在网关上注册,我略过一些细节,就不讲了。

  我们在写这些代码过程中,我们在更加强大的机器上所做的一些东西,可能现在并没有用,在这些小的设备上,可能并不能很可靠的运转。再说一次,这些低端的设备必须要能够支持(英文)内存,我们需要有更加有效的二进制的信息编码以及解编码,加密和解密,需要WOT的组织进一步做更多的工作。或早或晚我们都会碰到一些问题,必须让我们的系统有能力处理这样的事情,比如说没有资源的时候,必须要让这些软件自我启动,属于软件锁死的时候,必须用硬件来重新启动这些被锁死的硬件,我们必须要有非常有活力的方式,这就是关于我们如何来设计这些系统,如何让其变得更具有韧性,能够有更加强大的恢复性。最后再多讲一些,我们的这些小组正在做标准化前期的工作,同样还有一些相关的商业组织来做,我真的希望人们能够想出新的主意,能够进一步了解标准化工作是什么。我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也希望我的同事和我在这个兴趣工作组中继续努力工作。我们做的事情,也许能够有一些最新的进展和更新。

  提问:非常感谢你的讲话,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意识到万维物联网的理念,数据模式以及物联网的标准化,可以支持HTTP,这是物联网发挥作用的地方,让我感到困惑的时候是这与网页有什么样的关系?同样在ATF方面有一些物对物的研究,你与他们这些组织之间是否有一些相关的合作?

  Dave Raggett:你说的对,有很多相关的技术,比如说TTX、AMQP等等所有的这些技术都是物联网相关的技术,对于万维物联网技术,我们希望创造一种方式应用到底层的应用层上,这对于互联网来说也是一样的事情。我们使用的以太网还是其他的技术,这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不同物体之间的描述与联系。

  Dave Raggett:这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澄清的地方。ATF就是关注于这个协议领域的,WOT就是API以及更高层级的一些东西。

  Dave Raggett:这是直接响应于我们所描述的东西,他们自己可以进行广播,你可以获得其访问权,这是相互匹配的,关键的部分就在于我们如何来描述这些东西,如何发现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必须要广播。谷歌也是在这些方面与思科进行合作的一些领域。

  提问1:刚才咱们这里面提到了语义的问题,尤其在这里面提了一个轻量级的语义问题,这个轻量级语义模型,到底跟原来的差别在什么地方?

  Dave Raggett:我认为这就是设计非常复杂的本体论的一些网页应用。我认为有很多的IOT服务,基于语义基础上,并没有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本体论。我认为有一些非常多的相似处。

  提问2:我注意到,你尝试整合物联网以及万维物联网,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系统设计,我们如何来找到一种平衡,来实现大量的应用于不同的场景当中,用一个标准来实现,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也是我的问题所在。

  Dave Raggett:非常感谢你的问题。我们可以把WOT想成IOT的上层,我们讲到事物的描述、对象的描述,还有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主要也是基于你所使用的协议,所以在不同的用户案例中,对于IOT的使用上面有什么样的共性。我们兴趣小组就研究了一些客户案例,我们认为像这样子一个事件,还有性质,它其实是比较共性的一种方法,人们都是用相同的术语或者说解释。应用之间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让这个应用开发层,它能够不用去管那些比较复杂的下层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有很好的原数据才能够充分的对所有的性质进行定义。

相关阅读